熱線預祝所有爸爸,父親節快樂!


【Mr.6‧網路趨勢報】集結Mr.6精彩部落格內容,快訂閱【Mr.6‧網路趨勢報】,讓你不錯過任何精彩文章! 細細品味【每日一詩】,悠活一整日~輕薄短小的如珠詩句,讓你咀嚼再三、餘韻無窮,也歡迎創作投稿!


無法正常瀏覽圖片,請按這裡看說明  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,請按這裡線上閱讀
新聞  健康  財經  追星  NBA台灣  udn部落格  udnTV  讀書吧  



2017/08/05第45期 | 訂閱/退訂 | 看歷史報份
 


編輯手札
熱線預祝所有爸爸,父親節快樂!
文章選讀
Queerology:如果沒有熱線的話-2017年臺灣同志諮詢熱線晚會邀請
酷時代:台灣同運現場:那一夜 常德街
報導者:陳宣澍/拔掉那根刺,我的胖身體自由了
新聞選讀
蘋果:台灣同婚釋憲 催生日本「關西同志聯盟」
酷新聞:暖心同志微動畫-In a Heartbeat,今年夏天最可愛的影片
聯合新聞:北市府同志勞工可請婚假 柯文哲:有同性伴侶註記就行
活動快報
八月份熱線活動快報
 


 



熱線預祝所有爸爸,父親節快樂!
這期電子報發刊,同時是熱線第20屆晚會舉行的日子,現場還會有一些現場票,如果你的時間剛好空出來了,事不宜遲快來中油大樓加入我們喔!有下午場(14:30)跟星光場(19:30)兩個時段喔~更多資訊請見:http://hotlineparty.blogspot.tw,另外同志諮詢熱線協會高雄場,日前也已經開放售票,歡迎南部的朋友共襄盛舉,讓我們能夠繼續深根南部!(握)

接下來最重要的是,父親節要到了,熱線祝所有爸爸父親節快樂喔<3 也希望將來當同志可以成家之後,我們也可以跟很多同志說父親節快樂~

本期電子報的文章選讀,第一篇依舊是推薦熱線的文章,小編希望能讓大家對熱線有更多的了解喔!接著分享的是酷時代的台灣同運現場專欄,談常德街事件,雖然是去年的文章了,但 今年是常德街事件的20週年,警察的濫權,曾讓許多同志造成傷害,我們要勿忘歷史,也才能更加堅定地往前,朝著捍衛同志人權之路繼續走下去。最後,讓我們來談談身體,希望每個人都能夠對自己更自在、自由。

新聞選讀部分,首先是激勵人心的好消息,台灣的同婚進展,讓日本也開始動起來,催生關西同志聯盟,提升亞洲整體人權進展啊~接著是和大家分享今夏最可愛的影片,我們的心它會知道自己想要什麼<3最後,也是好消息,台北市政府已經開始提供給同志勞工婚嫁了,希望所有地方政府、公司也都能夠從優提供給同志朋友平等的權利,也期待我們中央政府不要拖過兩年,盡速給同志朋友平權!

活動快報部分,歡迎大家可以鎖定熱線官網,參加我們每月份的例行活動囉~

 
 
 



Queerology:如果沒有熱線的話-2017年臺灣同志諮詢熱線晚會邀請

「如果沒有熱線的話,我會怎麼樣呢?」我最近常在想這件事。

正式進入熱線當義工,大概四年多,但在那之前因為中壢高中同志週的合作,所以在熱線的邊緣至今也已經十多年了。

每週至少兩天下班後搭車前往台北,就為了去熱線開會,然後總是盤算著最後一班可以回家的火車,硬是要待到最後一刻才離開,再火速地趕車,累癱地回家。雖然說遠不遠,但是這樣的奔波累積下來的勞累和花費的車資,其實是不少的,但是我仍舊一直在熱線沒有離開,是因為熱線是我可以好好呼吸的地方。

在這裡我可以把這個世界硬是塞給我「為我好」給拆開丟掉,在這裡我不需要是一個衣著乾淨知書達禮的女孩,也可以被愛,我不需要為自己的怪異辯駁,就可以理直氣壯地存在著。在這裡我們一起為社會上任何不公不義發聲,我們可以挖自己最深的傷痛,然後陪伴彼此把傷口好好補起來。在這裡我可以聽到各種不同的生命,然後不斷地學習著更溫柔也更敏銳地對待他人。熱線對我來說是這樣的地方,如果沒有熱線,很大一部分的我,會非常非常孤單。

這一年來,熱線遭受反同組織的強烈攻擊,戰場延續至臉書,許多人到熱線的粉絲頁去留了一顆星的評價和惡意的語言。雖然如同每一個反同者挑起的戰端,我們有多麼地想要忽略,然後去做其他重要的事,但是語言的力量太大,被丟出來的惡意還是得去撿起來。於是我也到熱線的粉絲頁,按下五顆星,留了這句話:

「為創造更平等、更安全、更自在的社會不遺餘力二十載。謝謝有熱線,不僅讓同志能有尊嚴地活下去,也讓被僵化的教條壓得喘不過氣的異性戀們,更有好好生活的機會。」

這是我所認識的熱線,它撐出一個安全的空間,讓所有不同的人和被迫相同的人,都可以探索和尋找自己。教育小組每一年到全台灣各地的學校去,告訴學生,性別是自己的、身體是自己的、性是自己的,請放心長大;家庭小組承接同志家長的憤怒眼淚不理解,告訴他們,你們不孤單,這裏可以讓你不只做爸媽,還可以做自己,好好重新建立自我身份和親子關係;接線小組每年接了上千通同志和同志親友的電話,傾聽與陪伴他們的煩惱和不安,甚至也接了許多異性戀的電話,因為身為異性戀,有太多不能、不可以、不應該,但打到熱線,可以安安全全地找尋需要的答案;我們服務與愛滋生活的人,服務老年的同志、年輕的同志、想學習親密關係經營的同志、原住民同志、跨性別同志、身障同志,每個人來到這裡,總是可以找到一些溫暖。聽起來濫情,但這個世界有時候真的不好,所以只能濫情以對。

熱線所做的一切,很難總括成臉書評價上的五顆星。我想它是為張開眼只有黑暗的人,指引方向的那顆或許不太亮、卻很堅定的北極星。

如果沒有熱線,有好多好多痛苦不能被拔除、好多好多惡意不能被消散,而我會非常孤單。所以我想邀請你們來參加熱線的募款晚會,哭一哭,笑一笑,我們可以一起走得更遠。

→原文網址

 


酷時代:台灣同運現場:那一夜 常德街

1997年7月30日午夜,台北新公園(後改名228紀念公園)關閉後,許多男同志一如以往,轉移到新公園旁、台大醫院舊館前的常德街。

被同志匿稱黑街的這條短短道路,雖然地處台北市中心,卻非交通要道,車流少,夜間有著神秘氣氛。台大醫院舊館的80年老建築,門口氣派的希臘式石柱和階梯,沒有白天川流不息的就診人潮,悶熱夏夜裡,顯得安詳靜謐。夜裡涼風吹來,街上樹影搖曳,4、50位男同志在花臺苗圃間穿梭追逐,延續新公園裡同志的社交活動。

一道刺眼紅光從警車上方閃爍的警示燈照過來,兩輛警車上走出6、7位警察,有穿制服的,也有便衣,還包括一位組長級警官,也有人荷著槍。一群警察圍著街上4、50男同志,要求所有人交出身份證。

警察臨檢同志空間不算新聞,街上男同志對這種場景並不陌生,不只公園,還有男同志酒吧,臨檢是過去警察侮辱同志、壓迫同志空間常見的強勢手段。甚至,從白先勇的長篇小說《孽子》就看得到,同志躲警察的情節早在5、60年代的新公園,就已經不斷上演。昔日公園,警察用各式理由處罰抓到的同志,從奇裝異服、妨害安寧,到妨害風俗。1997年距離台灣解除戒嚴,已經過了十年,舊日戒嚴時期違反人身自由保障的惡法,早已被抨擊而甚少援引,台灣已經是人權意識高漲的社會。沒想到在這一夜,竟然發生如此大動作幾近掃蕩的部署,讓眾人驚訝不已,宛如驚弓之鳥。

警察拿走所有人身份證之後,沒有要歸還的意思,接著要求他們上警車,有些人猶豫不前,則遭到警察用力推擠,一群人被迫帶到警局。在警局裡,警員將所有人的身份證資料一一輸入電腦,這時,傳來很大的聲音:「為什麼要拍照?」眾人目光立刻集中到聲音來源處,看見有人被要求拿著一張紙放胸前,紙上寫著名字和數字,正在被拍照,畫面像電影裡常出現的,犯人被拍攝檔案照的模樣。這一群人發覺不對,開始大聲抗議:「又不是現行犯,為何要拍照?」

抗議聲中,警察才停止拍照,但是在眾人離開警局之前,卻繼續出言威脅:「回去告訴你們的朋友,12:00以前可以到公園,12:00以後就回家。」、「我們就是要用臨檢,讓常德街杜絕,沒有人去。」一位主管級的警官口氣更嚴勵:「這一次不拍,如果下次再被抓到,就採取更嚴勵的手段。」(註)

那一夜之後,台北市還陸續發生了1998年AG健身房事件、1999年公館Corrners酒吧事件、2000年北投24會館三溫暖事件、2001年Funky酒吧事件,都是警察濫用臨檢權,對同志空間進行次數密集且有濃厚歧視威嚇意味的侵擾。在這之前,並非沒有發生過同志空間遭惡意臨檢之事,但往往因為店家擔心客人有曝光壓力,也不想被社會不友善的人窺探,經營者和被臨檢的同志們,總是採取低調的態度,在當時只能隱忍,未能進行強烈抗議。前面列出的事件,僅是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在那幾年,曾經協助處理過的案例。

直到2001年底,大法官會議發佈釋憲535號,對警察臨檢權要求法制化和限縮,濫權臨檢同志空間的事件才漸減少。當年在同志社群引起震撼的常德街事件,距今已過了19年,故事隨著歲月推進,漸漸被遺忘,許多的年輕同志們也不瞭解同志曾經有過的遭遇。

2014年4月11日,318學運剛結束,台北市爆發群眾包圍中正一分局,社會輿論一面倒支持警察,卻對事件源頭-「中正一分局取消公投盟集會申請,甚至揚言未來都不會准」,完全視而不見。再次翻開台灣同運史,細說歷史故事,常德街事件和AG健身房事件,都是發生在中正一分局轄區的警察侵權事件。台灣同志平權運動史前半段,幾乎可以說,就是在對抗警察的濫權侵擾。

同志空間被惡意臨檢事件,這十多年已經鮮少發生,沒想到台北市Aniki男同志健身中心,從2014年夏天到2015年,遭到警察臨檢高達6、70次,這些宣稱的例行性臨檢,每次都是10人(或更多)警力的大陣仗。執行頻繁臨檢的大同分局宣稱,因為該場所曾查出有客人攜帶違禁藥物。事實上,警方後來的幾十次臨檢,未曾查到過任何違禁藥物,卻仍採取「滅門抄家」式的雷勵手段,而且拒絕依照「警察職權行使法」所規範的流程向店家說明。在同志團體向台北市政府例行召開的「同志業務聯繫會報」上提案,要求調查市警局的密集臨檢有濫權之虞,身為警局主管的台北市政府,卻消極地拒絕處理,僅以被投訴機關單方面的說詞回覆敷衍同志團體。

人身自由和集會結社自由,都是憲法賦予的重要基本人權。對屬於國家機器的警察,同志們必須更關注其執法的程序正義和比例原則。因為,我們都曾經是警察濫權的受害者!

註:
本文有關「常德街事件」現場情節的描述,出自於:1997年8月15日同志公民行動陣線「常德街臨檢事件專案小組」所做的「7/30常德街臨檢事件當事人訪談紀錄」。

作者:喀飛
參與同運近20年,關注同志及兒少性權、愛滋人權、老同文化、媒體污名、台灣同運史。曾主編《彩虹熟年巴士》、《男同志性愛達人手冊2013全見增修版》。現為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理事、性愉悅、性安全與性教育網站「爽歪歪」站長,基本書坊顧問。

→原文網址

 


報導者:陳宣澍/拔掉那根刺,我的胖身體自由了
文陳宣澍(高職畢業生,同志諮詢熱

上一篇〈我的胖身體〉主要是在談社會如何看待胖,而這一篇續寫的角度則是談「胖如何看待社會」,用更多直觀的感受、自我成長的練習,與解放後的狀態和仍有的壓抑。

我在演講的現場,習慣在一開始請底下學生猜猜我的性別,用帶點自嘲的口吻問:「我有ㄋㄟㄋㄟ(胸部)喲,會不會有可能是跨性別——是隆乳的男跨女呢?還是沒有束胸的女跨男?」台下的聽眾總是哄堂大笑,但對於我來說,此舉不只是想翻轉僵固的性別身體印象,更是在給我的胸部找個台階下。

我今年19歲,胸前的贅肉跟著我至少10年,癡肥臃腫的身體,像是動畫《神隱少女》當中的神魔鬼怪,我在幼時極度怕水而與家人去宮廟算命,仙姑看了看便說我這是卡到「女水鬼」。因為娘娘腔,所以是卡到「女鬼」;還一定是要卡到「水鬼」,泡在水裡浮腫才會這麼胖!那天祭改了好久,當年那個卡到陰的小胖弟在十幾年後,卻可以比著蓮花指裝腔作勢的說:「人家是女水鬼本人啦。」這段往事荒唐的像黑色幽默,然而在當下,懞懂年幼的我彷彿明白:胖是錯的,娘也是錯的。

這樣的認知在求學的階段裡不斷加深,從國小開始,我的同學會問我:「你走路為什麼這麼娘啊?」我震驚、委屈,從來沒發現自己的走路方式與旁人有何不同,有人說是要雙腿開一點走,於是我在家對著鏡子反覆練習一套MAN一點的走法。

但我失敗了,我的腿粗得會黏在一起,所以找不到一個姿勢是能讓它們打開的。同時「壅塞」的還有我的上半身,發育期的快速成長,讓制服上衣緊貼著我的身體、曲線畢露,胸前贅肉形成一組外擴的脂肪,甚至比發育較慢的女同學還大,所以看起來更「不男不女」了。

我每節下課都坐在位子上,雙腿收攏在桌子底下,把自己藏進去,鮮少上廁所,更害怕要移動到別棟樓的教室,連放學走回家的路上都戒慎恐懼,就只是不想讓別人看見我「娘炮」的走路方式。我甚至到高中才理直氣壯地走進福利社,除了福利社路途遙遠,會被很多人看到我走路之外,還因為買了食物飲料會被取笑「這麼胖還吃喔!」隱含的罪名是「不知廉恥」。

常聽到「胖就要多動才會瘦」,然而「動」就是我的焦慮來源,我最害怕上體育課,當「娘」是一個會被抓出來標籤的氣質時,「胖」就會更凸顯陰柔的舉止,我在運動時,就成了一個張揚的娘炮,所以體育課我都坐在樹蔭底下,而結伴的通常是女生,當連女生都去運動時,樹下就只剩下我了。肥胖與陰柔兩者所受到的污名與嘲弄,不是相加,而是惡狠狠的相乘。

我討厭照鏡子,排斥看見肥胖的自己,但我還是得在出門前花個十幾分鐘挑選衣服,想辦法把肥肉都遮住,努力減少身體上凹凸的幅度,用最顯瘦色系,對著鏡子反覆確認有把自己包緊,有把贅肉藏好,連在酷熱的夏天都穿著外套出門,除了臉部之外不留一處膚色。

在童年那次女水鬼的祭改後,我花了2年好不容易學會游泳,但在體育課被下最後通牒得下水游泳那次,換上泳褲打著赤膊走出更衣室,換來好多笑聲,於是我又變回了那個怕水的少年,想找個幽暗角落將自己封印。

邁向自在的過程

當我決定奪回身體自主權時,必須先看清楚自己的身體,如同要先丈量完領土的疆界,才知道要從何處開始收復。我站在鏡子前,不再拿布料將肥肉遮藏,我裸體看著肚子上撐破隆起的肥胖紋,看著垂墜的胸部,與渾圓碩大的肚子連貫,像是一張卡通人物無害的臉。

這樣端看自己的身體是需要練習的,從審視到凝視,經歷了數個月的時間,一開始甚至只能裸體站在鏡子前30秒,就羞恥地穿上衣服,或者在好不容易進步時,看見自己的雙下巴好大,又覺得難堪而逃離。

不過直至今日,我已經能好好端詳自己,手掌剛好能掌握乳房、大腿內側的摩擦痕跡與橘皮、屁股上悶熱而聚積的痘痘、皮膚上泛紅化膿的毛囊炎。我甚至能站在鏡子前面自慰了,看著所有肥肉扭捏在一起,然後震動中釋放出情慾,腫大的臉上顯得小巧的五官展露享受的表情,肥胖者的慾望容易被貶為噁心或不被看見,能與自己的性坦誠相見,對我來說是一個里程。

胖身體的情慾解放是充權/賦權(empowerment)我的重要過程。我以往一直壓抑自己的身體不讓人看見,甚至拒絕使用交友軟體,認為那是一種秤斤論兩的外貌市場。直到我遇見了第一個因為我的胖而有性慾的人,他看著我被廣角鏡頭拉得更胖的裸照而興奮,我投以回去的色情他也能接納,我們撫摸、接吻、做愛,然後看著彼此互相道別。

認領我的胖

在那之前我也曾與人發生過性行為,但只覺得自己是被拿來當成發洩的工具。當我找到能凝視我的身體的人們,我不單單只有慾望被承接了,是連一路被貶抑的自己,都扎扎實實地被接住了。另外在約炮的過程裡,我非得輸入「胖」、「喜胖」等辭彙,才能找到相應的對象,這讓我不得不去認領自己的身體狀態,也認領了胖之於我一生的緊密連結。

在今年6月初,我終於有勇氣穿著短褲出門,以前頂多只敢穿著短褲在住處周圍買飯,但現在我能夠展露出雙腿的坐捷運、聚餐,甚至上台演講。我依然對我的身體有些貶抑、仍然對於運動有非常多的焦慮,但相較於3年前的自己,我已經更自在了。

我找到和自己身體共處的方式,我會在與人有互動的場合,先發制人開自己胸部與肥肉的玩笑,不僅僅是找個台階下,更是創造一個能夠乘載胖身體的場域,奪回對身體樣貌的發言權。而我相信,只要不斷的與自己、與社會對話,找到並拔除曾經刺入心靈的針刺,就能夠與自己和解。

而恐懼的相對,是自由。

→原文網址

 
 
 



蘋果:台灣同婚釋憲 催生日本「關西同志聯盟」

台灣最高法院5月釋憲,裁定《民法》不允許同性結婚的規定違憲,也催生了日本的同志團體。日本《朝日新聞中文網》報導,日本「關西同志聯盟」6月成立,旨在倡議日本等亞洲國家的同性婚姻法制化,將與關西地區、亞洲出身的性別弱勢族群,以及亞洲各國團體合作,向外界宣導各國的現狀。

報導指出,之前日本倡議同志婚姻合法化的活動多以東京為主。現於神戶大學讀博士班的台北人劉靈均,也成為「關西同志聯盟」代表,他表示「希望在亞洲出身者眾多的關西地區,也能炒熱同性婚姻的議題。」

…閱讀全文

 


酷新聞:暖心同志微動畫-In a Heartbeat,今年夏天最可愛的影片

在動畫短片In a Heartbeat (心跳)中,講述了Sherwin的感人的故事,一個在中學的學生,他的心幾乎蹦出胸膛去追逐他的夢想的男孩。

這部人們期待已久的短片«In a Heartbeat»在昨天早些時候發布,在此之前就受到了廣泛關注。

創作者貝絲·戴維和(Beth David)和埃斯特萬·布拉沃(Esteban Bravo)去年在眾籌平台Kickstarter發起了民眾募資計畫,目標價格為3000美金來製作這部短片,當他們的募資達到了11,000美元時,精美的動畫和配樂在劇情搭配下扣人心弦。

…閱讀全文

 


聯合新聞:北市府同志勞工可請婚假 柯文哲:有同性伴侶註記就行
北市府同志員工只要有做「同性伴侶證」,就可請婚假。圖為台北市同性伴侶證的模擬樣張。 圖/北市民政局提供

今年5月大法官宣告現行《民法》不允許同性結婚是違憲,並限定2年內修法,使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,台北市政府多次與勞動部溝通「同志勞工的婚假、陪產假」相關事宜,近期終於得到勞動部善意回應。

北市府內工作的「同志」勞工,可適用《勞工請假規則》,和異性戀配偶一樣,享有8天婚假及5天陪產假的權利,市府內適用《勞工請假規則》的員工約6000人,這些人若身分是同志、且做了同性伴侶註記,未來就可依規定請婚假及陪產假。

…閱讀全文

 
 
 



八月份熱線活動快報

八月份依舊有非常多在台灣各地的各主題活動,等著大家參加唷!欲知詳情,歡迎上熱線官網查看!

‧ 20170805(六)【其他】第二十屆同志諮詢熱線募款晚會@中油大樓國光廳

‧ 20170812(六)14:00-17:00【家庭】同志父母親人座談會(花蓮)@黑鯨咖啡館(花蓮市林森路255-1號)

‧ 20170812(六)18:30-20:30【家庭】好家在出櫃小聚 花蓮星光場@黑鯨咖啡館(花蓮市林森路255-1號)

‧ 20170813(日)14:00-17:00【家庭】同志父母親人座談會(高雄)@南部辦公室(高雄市新興區中山二路472號12樓之7)

‧ 20170819(六)14:00-17:00【家庭】同志父母親人座談會@熱線大教室(台北市羅斯福路二段70號12樓)

‧ 20170820(日)14:00-17:00【家庭】同志父母親人座談會(台中)@台中女兒館(台中市北區太平路70號)

‧ 20170820(日)14:00-17:00【性權】芭樂小雞塊-青少年同志雙聚會 LGBT小學堂

 
 
 



  免費電子報 | 著作權聲明 | 隱私權聲明 | 聯絡我們
udnfamily : news | video | money | stars | health | reading | mobile | data | NBA TAIWAN | blog | shopping